首頁 > 兩彈一星事業 > 名家訪談 > 正文
身先士卒 為國鑄劍 埋名大漠亦英雄——薑聖階


 

 


   薑聖階(19151992),我國著名化工專家、核工程技術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核安全局首任局長。薑聖階為我國化學工業的創建與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在核工業戰線,他參與領導、組織了我國第一座軍用生產反應堆的設計、建造與運行;主持領導了我國第一個核燃料後處理廠的建造與運行,通過對其工藝流程的革新,使我國軍用鈈生產技術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為我國研製“兩彈”及時提供合格的核燃料與核心部件作出了卓越貢獻。他在大陸核電事業的成功起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1987年,法國政府為褒獎薑聖階在推動和平利用核能及開拓中法兩國在核能領域合作方麵的貢獻,特給他頒發了法國“國家榮譽軍團騎士勳章”。

天道酬勤 聲名鵲起

19151114日,薑聖階出生於黑龍江林甸。1926年,考入齊齊哈爾市第一師範學校,1930年進入天津河北工學院附屬工科學習,1936年畢業於河北工學院機電工程係。畢業後,入南京永利寧廠任技術員,隨著名化工專家侯德榜先生入川,參與籌建永利川廠,1945年返回南京永利寧廠,任高壓合成氨車間主任、主任工程師。19481954年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化工係攻讀研究生,獲碩士學位。回國後,任北洋大學(天津大學前身)教授,不久調任南京永利寧廠副廠長、總工程師。1956年,任南京化學工業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華東化工研究設計院院長兼總工程師。

薑聖階長期從事化學工業工作,先後完成百餘項化工技術革新。其中,由他倡議研製的我國第一台層板包紮高壓容器曾獲國務院特別獎,195610月,《人民日報》特為此發表了消息和社論。薑聖階通過科研、設計與設備方麵的技術改造和技術革新,大幅度地提高了化工產品產量。如日產量合成氨由25噸提高劍250噸,濃硝酸由10噸提高至50 噸,硫酸由112噸增至400噸。薑聖階還領導參加了氨合成塔內部結構的改造,還製造了大型沸騰焙燒爐(硫化爐),使氨的生產能力提高了10倍,硫酸產量比機械焙燒爐也提高約10倍。他還係統地開展了用無煙煤造氣(氫氣)代替焦炭造氣的研究,首先用於大規模生產。此後,國內各合成氨廠都采用薑聖階製造合成氨技術,為我國合成氨原料氣的製造開辟了新的途徑。薑聖階曾於1956年在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國際氮肥會議上做了題為《氨合成催化劑的製備》的報告,獲得一致好評。由於以上卓越成果,當時薑聖階在全國極負盛名。

為世人弘美德 為時代聚精神

上世紀五十年代,迫於嚴峻的國際形勢,中國決定開展核武器的研製。由於原子彈技術的複雜和高度綜合性,涉及到全國二十多個省市自治區,900多家工廠和研究所的研製,統籌進行。為保證64年我國原子彈的爆炸成功,酒泉原子能聯合企業急需一名高級專家。當時第三次中央專委會是在夜裏召開的,散會時已是深夜。劉傑在走廊裏追上周恩來,說:“總理,南京化工廠的總工程師薑聖階一直調不來。”周恩來問:“中組部、化工部不是早都同意了嗎?”劉傑回答:“是他本人堅決不願意改行,他和廠子的感情很深。他家庭也確有困難,夫人偏癱,又沒有子女,長期護理的老保姆也臥病在床,還需再請一位保姆,他走不開。”周恩來又問:“酒泉原子能聯合企業真的需要他?”劉傑立刻道:“那裏總工程師的擔子太重了,他來挑這副擔子最合適。”周恩來沒再說什麽,扭頭走了。

沒過多久,薑聖階接到化工部通知,要他來一趟北京。到了北京,部裏也不說請他來幹什麽,隻是說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安排他坐進一輛小轎車,他看到車子是在長安街上跑,後來就進了一座很大的院落,黃瓦紅牆,他搞不清是什麽地方了。小車在一座小院前停下來,有人從外麵拉開車門,薑聖階下車,一眼看到周恩來站在門口,身旁是劉傑。他頓時一驚,以為是看錯了,眨巴幾下眼睛,沒錯,真是周恩來。他疑惑不解地說:“總理?……我怎麽到這來了?”周恩來熱情地迎上來,握住薑聖階的手說:“薑聖階同誌,我是周恩來。是我請你來的,事先沒有告訴你,請你原諒。”薑聖階不知說什麽好了。他被請進客廳,坐在周恩來、劉傑中間。他明白是為了調他的事,主動解釋說:“總理,我都五十多歲了,不是不服從組織,確實是事出有因,請您包涵……”周恩來動情地和他拉家常,說我能理解,你在南京化工廠待了二十多年,親手建起那個廠子,感情很深,舍不得離開。可是,國家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酒泉原子能聯合企業很快就要承擔原子彈鈾部件加工,那裏需要有個一流的化工專家。你看,為了咱們這個國家,好多科學家都改了行。有的多次改行,像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懷、程開甲、王承書呀,等等。很多大學生,還沒畢業就投入工作……話說到這裏,周恩來眼睛禁不住濕潤了。薑聖階低頭思索一陣,眼裏有了淚。他說:“總理,您別說了,我去。”周恩來站起來,緊緊握住薑聖階的手:“薑聖階同誌,我代表國家,謝謝你了。你夫人,組織上會派人幫著照顧,請你放心。”薑聖階激動地說:“謝謝總理,今天您讓我眼界開闊了。”周恩來說:“從你們這些愛國的科學家身上,我也學到很多東西。”
 


(薑聖階陪同楊成武視察404)

薑聖階回到南京,謝絕了大家的盛意,安頓好病榻上的妻子,告別了奮鬥多年的南化,簡單把手續一辦,就來到茫茫戈壁灘上的酒泉原子能聯合企業。從1963年到1975年,他一直戰鬥在生產第一線,領導組織了化工各生產線的建設與生產、核反應堆工程的建設與運行,並為提供鈾、鈈和氚等高純產品,組織攻關,解決了一係列技術難題。在化工方麵,他參與領導了兩個後處理廠的設計建造,取得投產一次成功的成績。這是一項大型的屏蔽型遠距離控製工程,完全靠自力更生首次建成的。在主持六氟化鈾生產的過程中,他對生產工藝過程和冷凝工序作了重要改進,創造了“定向緩慢冷凝鑄造”工藝,及時為我國首次核試驗提供了合格的關鍵部件。在氫彈攻關中,他領導組織試驗,很快建成了氚的生產線,並合成氘氚化鈾。在反應堆工程方麵,他參與主持了我國首座大型軍用生產堆的設計、建造與運行,經不斷進行革新與改造,使該堆功率比原設計提高20%,年運行時間最高達到330天。

身先士卒入虎穴 為國鑄劍譜華章

按照黨中央和二機部的部署,薑聖階把精力集中在保證一線工程的收尾和試車投產方麵。為實現“兩年規劃”,以1964年拿出第一顆原子彈為總目標,按黨中央規定的時間統籌安排,倒計時排出各項施工進度,加強關鍵崗位的組織管理,使各道工序前後銜接,環環緊扣,形成了一個係統網絡圖。19638月至10月,兩個一線主工藝廠已先後建成投產。鈾化工分廠於1127日就生產出了第一批合格產品,為後麵研製原子彈核部件贏得了寶貴的時間。1964年,在原子彈核部件最後的穩定鑄造工序時,毛坯裏突然發現有“氣泡”,鑄件不合格。這時,人們都很著急。身為總工程師的薑聖階召集科技人員,二機部駐廠的袁成隆副部長和曹本熹、張沛霖兩位著名的科學家在現場坐鎮。經過大家討論分析,薑聖階歸納出6個解決方案,並將取消冒口氣泡列為第一方案。按這個方案試驗,第一次澆鑄的產品便檢驗合格,接著又用不同濃度的鈾料試驗了50多次,都獲得成功。經過20多個晝夜的攻關,終於在196451日淩晨加工出第一顆原子彈的核心部件,為同年1016日第一次核試驗成功做出了重要貢獻。

196917日,核反應堆投入運行不久,由於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工作人員違反操作規程,造成了嚴重的元件燒結事故。薑聖階聞訊後,立即和總廠幾位尚在被造反派批鬥的主要領導直奔現場,親自檢查,分析原因,部署搶險處理方案。挑選幾十名精幹的技術人員和職工組成搶險隊,分組進入現場搶險。薑聖階第一個進入高放射性大廳的鑽台,搬過手動鑽孔機,推起“磨”來。這時彌散著有毒有害氣體,受到高劑量放射線的強烈輻照,被稱為“看不見的刀山火海”。領導和同誌們多次勸他休息他都拒絕了。在他的帶動下,搶險隊員們個個英勇無畏,經過30多個小時的緊張“戰鬥”,終於排除事故,恢複生產運行,創造了國際上用手工鑽機處理核反應堆元件燒結事故範例,永載史冊。
 


(被國務院任命槍救核反堆事故的3432英雄集體)

對這次事故,黨中央、國務院極為重視。周總理派專機將排險受傷和被放射線照射的同誌接到北京檢查治療。後來又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他們,稱讚他們是搶險英雄。國務院授予他們3432英雄集體”光榮稱號。遺憾的是薑聖階在這些同誌治療稍有好轉時就提前返廠工作了,總理的接見他未能參加。

蒼鬱勁秀 正氣凜然

19697月,薑聖階正率領大家進行“東風三號”核武器的研製攻關時,林彪在“三北”會議上提出,西北的原子能工廠要搬遷,1970年搬完。薑聖階被接到北京參加會議,他和有關領導堅決抵製這種倒行逆施,仗義執言:“原子能工廠是不能搬遷的。深埋在地下幾十米的核設施根本沒法拆卸。如果無視科學,橫拆蠻幹,造成的汙染將遺害無窮。這個責任誰負得了?”坐鎮會議的吳法憲惱羞成怒:“就是用炸彈炸掉也得搬!”有人勸薑聖階忍一忍吧。連身經百戰的老將軍也替他捏把汗,因為在那樣的非常時期,誰敢違抗“副統帥”的命令,不僅自家性命難保,甚至親57-58友也要遭受株連。麵對強權,薑聖階以林則徐那句名言自慰:“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封建社會的官吏尚能如此,何況我還是共產黨員呢?會議開了半個多月,周總理聽了匯報後明確指出:“西北的核工廠不僅不能搬遷,還要加緊生產,力爭多生產,多儲備。”總理的果斷決策,使核工業避免了一場災難,也保護薑聖階脫離了險境。
 


(薑聖階與汪德熙)

“文革”時西北四○四“挖出”了一大批 “特務”,還捏造了一張有200多人的黑名單,送到大漠深處的核基地。軍管會讓薑聖階批示,薑聖階說:“這些人都是建廠初期從全國挑選的精英,都是審查了祖宗三代的人,怎麽能一夜之間就變成了特務?如果有問題,能到這樣的保密廠來麽?”在他的堅持下,避免了一場政治災難,真乃妙契天理,挽救了一批科技骨幹。

薑聖階在大漠深處的核基地默默無聞工作了13年。在四○四廠幹部群眾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也是最敬重的人。他牢記周總理的囑托,以他淵博的知識和豐富的經驗,勤勞實幹和無私奉獻精神主持全廠的科研生產;他知人善任,善於團結同誌,率領全廠職工艱苦努力,在非常的曆史時期,在非常困難甚至尚不具備條件的艱苦情況下,第一個把核武器的理論變成了現實;在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建成了現代化的特大型的核工業聯合企業;為我國國防事業和核工業的發展壯大,作出了重要貢獻。

19778月薑聖階任二機部副部長,1982年出任核工業部科技委主任,1984年任中國核安全局首任局長。期間,他奔走於全國各地,逢會必講核電,大力宣傳“核電是未來世界的主要能源。1983年,他組織聯絡17位專家聯名上書黨中央、國務院,呼籲全國上下通力合作,加快祖國大陸的核電建設。薑聖階積極倡導、推動我國大陸核電事業的起步,並多次親臨秦山核電站現場指導建設,為祖國大陸核電事業的成功起步作出了貢獻。1988年,他榮獲國家科委、國家計委、國家經委聯合頒發的“十二個重要領域技術政策研究突出貢獻獎”。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9212月去四川816“軍轉民”廠大化肥指導工作時,在飛機上心髒病突發,經搶救無效逝世於重慶。
 


(薑聖階在秦山核電站)




 




關鍵詞: 大漠 英雄 薑聖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