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国军事 > 战略导弹 > 正文
美军分析中国弹道导弹力量(组图)

东方撒手锏:美军分析中国弹道导弹力量(组图)

中国二炮部队东风-15地地导弹发
 

  美军中国弹道导弹力量分析报告

  编者按:本文原载于美国《军事评论》2004年12月号,作者杰弗里-T-鲁姆系美国空军

上校,现任美国空军驻马萨诸塞州汉斯科姆空军基地电子系统中心情报、监视和侦察分部主任。本文作者认为。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中国就一直在大力发展二炮部队和战略力量,并赋予了这些弹道导弹项目相对更高的优先发展权。确保中国部队具备更加强大核威慑能力,以弥补常规战力的不足。本刊并非同意文中的观点,也不证实文中提到的有关数据与报道,仅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同时,原文写作深受中国威胁论的影响。望广大读者鉴别。

 

  杰弗里-T-鲁姆 原著  赵国栋 编译

  中国正处于研制现代化弹道导弹的时期,这些导弹的研制将大大增强部队的作战能力。这一现代化研制计划将通过增加核弹头的数量来增加中国的核威慑能力,同时,也增强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尽管北京当局宣称“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但一些美国战略学者认为,中国加强其战略部队这一做法暗示着中国存在针对美国的核威慑。

  ☆中国弹道导弹部队的构成、战略和作战原则

  原文作者认为,中国领导人对在拥有和使用弹道导弹上的一般态度与美国及西方领导人有很大区别。对于中国而言,弹道导弹不仅仅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在更大程度上是WMD和常规弹头的高效运载系统。在某些情况下,中国将弹道导弹视为性能更先进且效能更高的运载系统(如作战飞机或甚至射程很远的火炮)的相对低成本替代品。因此,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弹道导弹可以作为常规战争的武器系统,或者作为常规和WMD威慑武器的运载系统,具体情况将视导弹射程及弹头体积和型号等因素而确定。中国规模相对较小的远程导弹作战力量主要是作为中国核武器的运载系统。部署这些武器系统的唯一目的是对敌形成威慑,即通过使作战能力更强的有核国家的少数重要的人员稠密地区和主要前沿军事基地(即所谓“具有反击价值”的目标)处于遭受中国核打击的危险之下,防止其对中国使用核讹诈手段或实施核打击,与此同时也警告其他有核国家或急切想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不要试图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国根据上述能力要求组建了一支“有限的自卫反击”核力量,它可以根据北京选择的目标对其实施核报复打击。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威慑的有效性将取决于敌方无法在第一次打击中摧毁中国所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尤其是其战略导弹力量。

  中国正逐步采取措施改进其性能日渐落后的战略核力量,并在面临美国及其他主要大国不断升级的战略和技术挑战下提高其威慑力量的可靠性。中国通过努力研制固体燃料推进系统,使其核力量具备公路机动能力,此外还研制出了战略导弹潜艇和潜射弹道导弹。在近来美国和日本加紧研究导弹防御系统的情况下,中国更加迫切地感到提高其导弹力量现代化水平的必要性。为了避免其具有最小化威慑能力战略核力量不致在导弹防御系统面前完全失效,中国开始研究(但显然仍未部署)MIRV弹头及其他反制技术,并可能正在增加其战略导弹的数量。诸如CSS一8之类的SRBM将为中国提供战役常规打击能力。 台湾问题使大陆对导弹力量产生了迫切的政治和军事需求。面向台湾的大批导弹成为对“台独”的威慑工具,同时也成为中国对潜在对手发动战役攻击的唯一武器。美国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行动中都展示了导弹攻击的巨大威力。一些观察家确信,中国在不断部署短程和中程导弹以及常规和核弹头的情况下,可能会制定更具进攻性的战役作战原则。这一姿态将对台湾地区、日本和驻日本冲绳的美军造成威胁,并对美国不断增强核力量的做法提出警告。

  对一些外部观察家而言,上述情况表明,中国将逐步把其“最小化威慑”的战略态势改为更加有效的有限威慑原则。后者的中心是部署数量足够多的反击力量,以及更多能对敌方具有反击价值目标发动攻击的战术、战役和战略导弹力量,从而对战术、战役和战略核冲突产生威慑,以及在威慑失效的情况下控制冲突的扩大并迫使敌方放弃原来的企图。然而,这样一种作战力量构成,除了需要一种更加复杂的有限威慑作战原则提供支持外,还需要具备其他一些范围非常广泛的因素,其中包括弹头的高精确度、大量各种不同射程的运载工具、能操作这些系统的训练有素的作战部队,以及识别敌方攻击来源并确定和摧毁敌军事设施和大型常规和WMD作战力量集中区域所需的更加优异的预警、侦察、监视和目标瞄准能力。如果要迅速和决定性地击败敌人,还必须具备快速反应和迅速大量集中火力的能力。虽然中国正试图努力具备上述能力要素中的至少一种(如更高的攻击精确度、更强的预警和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能力等),但尚看不出在其他方面(如拥有一支训练有素的能部署战役和战术核弹的作战部队)的具体进展。总之,由于经济、技术、组织和武器控制等方面的限制,中国目前还不具备上述能力要素,因此,即使就战役水平而言,一些观察家提出的中国正积极发展进攻性、能提供有限威慑能力的WMD型导弹部队及相应作战原则的观点,也是不成熟的。

 

中国唯一真正的洲际弹道导弹(图)

 东风-3型弹道导弹是中国第一种国产弹道导弹
 

  ☆中国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S)

  中国唯一真正的洲际弹道导弹

  中国的CSS一4(北约编号,中国称之为东风-5/东风一5A)是其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洲际导弹。它能够将威力非常强大的核弹头发射到俄罗斯、欧洲或美洲大陆的任何地区。东风-5 的研制工作始于1965年,其设计射程为12000公里,但该型导弹直到1980年才进行了第一次全程飞行试验,并在1981年部署。作为东风-5改进型的东风-5A于1986年部署,这是一种两级火箭推进的导弹,采用可储存式液氢燃料和计算机控制的陀螺仪惯性制导系统,射程约为13000公里。该型导弹部署在经过加固的地下发射井和洞库内。东风-5/东风一5A的确切部署数量尚不得而知,但绝大部分专家相信目前的数量在7到20枚之间。这些部署的导弹未加注燃料和安装核弹头,由此将使其准备时间增加30-60分钟。东风-5/东风一5A的民用型号为长征一2C(CZ一2C)。中国宇航部门自1975年以来经常使用这种运载火箭(发射人造卫星),启用时间较ICBM型早5年。根据长征一2c的年产量为5-6枚的报道判断,中国可能还贮备有未部署的东风一5/东风一5A。

  中国正在用CSS一4MOD2S即东风一5A导弹代替所有的约20枚4MODlS洲际弹道导弹,据报道,这一进程需要5年时间。以外,中国正在开发三种固体助推燃料的洲际弹道导弹,东风一31导弹的研制取得了很大进展,十年后开始投入使用。在东风-31基础上,中国正在开发两种射程更远的导弹:一种是固体燃料发动机,铁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另一种是固体燃料发动机的潜射弹道导弹。这两种导弹的使用将在5—10年之间。预计中国将在10年内保持约12枚东风-31洲际弹道导弹。

  东风-31陆基型

  东风-31是一种三级陆基机动固态燃料导弹。它与传闻中的东风一41一起成为中国新一代洲际导弹。东风一31的射程可能为8000公里,它将能攻击很大范围的敌方日标。该型导弹可能将取代采用液态燃料推进的东风一4。在经过长期推迟后,东风一31于1999年8月进行首次试飞,据报道它携带诱骗或辅助突防装置,以对抗敌方导弹防御系统。一些报告认为,中国已经或正在为东风一31配备多弹头分导重返大气层战斗部(MIRV),每个弹头的当量为10—20万吨。虽然东风一31的原型尚无法确定,但有可能是源于东风一23项目,后者研制始于1978年,目标是研制出一种陆基机动固体燃料导弹。该项目导致巨浪一2潜射导弹的出现,而陆基型东风一23则于1985年1月改名为东风一31,预计东风一31将在未来几年内部署。东风一41是一种三级固体燃料洲际导弹,它如果部署,将能攻击北美任何地区的目标。东风-41与东风-31相类似,即可能携载3个MRV或MIRV弹头,每个弹头的当量可能为5-9万吨。与中国其他许多类型的核弹一样,东风-41可能隐蔽部署在洞库内,但能进行公路、铁路和水上机动。据传它将从2010年起逐步取代东风-5/5A。但外界对于东风-41能否部署还有很多疑问,虽然该研制项目于1986年1月开始实施,但东风-4l从未进行试射,许多观察家因此判断该项目已被推迟或取消。这些观察家确信,一种东风-31的远程型最终取代东风一5/5A。

  巨浪一2

CSS-NX-4/巨浪一2是东风-31的潜射型,它是一种三级固体燃料导弹。巨浪一2的射程大干巨浪一1。巨浪一2潜地战略导弹是在东风-31的基础上衍生的潜射战略导弹,由中国航天部一院和二院联合研制,简称东风下海工程。巨浪-2原型弹射程只有8600公里,携带3—4枚25万吨

关键词: